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我懷念的

在陽光明媚的午後,我喜歡泡一杯咖啡,香濃的氣氛彌漫在空氣中。雀巢的1+2,是大眾口味,而我難討好的舌頭卻對這午後的享受會多要求一點甜頭,於是有了煉奶的出現。
  沒想到煉奶和咖啡竟如此和諧。黏稠的煉奶躺在咖啡上兩秒鐘後消逝,融入黑褐色的咖啡中。乳白色的煉奶和黑褐色的咖啡有著像鋼琴和小提琴一樣令人叫絕的和音。
  在苦澀的咖啡中溶入了香甜的煉奶,在昏暗深邃的黑幕上點亮了幾盞不那麼耀眼卻足夠照亮前方的燈。
  如此的和諧的畫面,我想到了身處異鄉的你。
  過得還好嗎?
  感謝生命中你的侵入,我如一個虔誠的基督教徒一般,向上帝祈禱,為你祈福,希望你一切安好。
  你的出現不是一個奇跡,不是意外的存在,但亦非對自己希望的招待。而是一盞平凡的燈,與原有的生活如此和諧地相融,連自己都感到奇怪,難道這是上輩子就註定的緣分。
  咖啡的氤氳繼續彌散在空氣中。
  原本的習慣似乎幼稚到極點,跑調跑到釣魚島,幻想飛到外太空。在別人踏入自己的生活時卻學會了別人生活中成長的動作。這並非一種取代,一種遮蓋,而是一種適應,適應彼此的存在。就像加了煉奶的咖啡並沒有失去咖啡原本的香濃和苦澀,煉奶也沒丟棄自己香甜的身軀。你我的相處意外到如水和酒精任意比例的相溶,每一個分子的吸引和碰撞都是規律的見證,抑或像鑰匙和鎖驚奇的磨合,每一個突起和任何一個凹陷都是編排好的吻合。
  生命沒有預定的軌道,過去的軌跡和未知的提示都在隨機發配中。直到有一天,你告訴我你要背起行囊,踏上征途,去追求自己的夢想。再多的挽留不舍都不能動搖你的執著,我微笑的對你說,祝你夢想成真。
  攪拌著湯匙,用煉奶的濃度攪和咖啡的溫度,放棄自帶的小脾氣,才發現,原來,彼此已經凝固。
  單純的問候難能可貴,電話中更多的是沉默,此刻,你我已不復從前。
  終於,你打破沉默,對我說,你要幸福。
  我忍住淚水,強裝微笑,回答道,你也是。
  原來,距離真的可以愚弄人。執子之手,與子偕老,是我編織的一個奢望的夢。回憶,像刺青,刻骨銘心,我用回憶撫慰自己的憂傷。
  有人說,是同類的就一路相隨,是異類的就不用扶持。
  我們由同類變成了異類。
  或許只能存在心底,用這樣的筆調作紀念。如果多年後關係依舊甜膩,不管是彼此交融混合得徹底,還是一種習慣的延續,我想,我都不願虧待自己的信賴。
  對你,對我,我們依舊牽掛。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