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桐花謝了

永遠像是活在一個遙遠的夢裏,憂傷的提琴,紫色的桐花輕輕吹奏。我的心如斷線的風箏飄渺虛無。
  四月的煙雨,如一場淒淒的秋雨匆匆劃過,心的顫抖,意外來自遠方,竟濕潤出一個多情的季節,那是五月的桐花。濛濛細雨紛紛落到我的發上、肩上,口袋裏和腳邊,來不及哭泣,桐花開了,又謝了,像一聲遙遠的憂傷的歎息!
  
  潔白的衣衫,娉婷的身影,在我的眼前閃爍,美麗的容顏如詩如畫,她漸漸的遠去了,我的記憶的窗口次第綻開,那是一朵憂傷的紫桐,如千年的風霜,每每思起,想起,依然傷痛我的心肺。雨落了,桐花謝了,紫色的花魂,悄悄把我圍繞,心靈與花魂時常在夢裏相遇,獨自私語。
  
  淡淡的略帶憂傷的一抹輕靈的紫色,時常在我的夢裏徘徊,不肯離去。那自風中飄來的隱隱約約清純的幽香,讓我沉醉,讓我忍不住將記憶之窗緊緊封閉,就像夢裏,一切都沒有改變,如果夢永遠不能醒來,那該是多美好呀!可惜我挽留不住你遠行的腳步,紫色的桐花中的容顏,如今我只能在幻境中相見。
  
  寂寞的夜晚,我安撫著自己傷痛的心,再傾盡畢生的才華,構思一些啼血的詩句……
  
  桐花謝了又開了,年復一年,許多年以後,我仍寫不出一篇獻給桐花的詩篇,懷想桐花,孤獨枯澀的腳步依然不肯輕挪,任由桐花開,桐花謝,我的思念依然如淚滴靜靜流淌,將桐花的容顏,抱於懷中,即使花謝花飛,也不必擔心,因為花的魂魄依然是存在的,握住你的雙手,親吻你的臉頰,我的心一瞬間如桐花開了……
  
  這一次風雨帶走的是你的容顏,卻帶不走我永遠的傷痛,桐花開了又謝了,輕問紫色的桐花,能否感受到我深切的呼喚?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