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三月桃花雪

下午開始,天空紛紛揚揚的飄起了雪花。先是細細小小如同隨風吹散的玉塵,俄而變成了寒霰,飄落在窗戶上,聽得見叮叮噹當的細脆聲響。晶瑩的雪花,凝結著的春的訊息,賦予著的春的使命,無聲的落雪給原本乾旱的大地以滋潤,給早春饑渴的土地以潤澤,同時將那些迫不及待的早春害蟲扼殺在萌芽狀態。
  
  又一場如期而至的陽春三月桃花雪,浮影夾雜著記憶紛紛吹落於心田,融入了肌體,和著窗外積雪壓枝的親昵,固守著這片魂牽夢繞的土地。我靜靜地站在窗臺邊,默默地看著雪簌簌地下著。推開窗戶,仰起頭感受雪花落在臉上的那種涼沁沁的感覺,伸出雙手去接著那晶瑩透剔的雪花,看著她在我手心慢慢融化。關上窗戶,站在窗前凝望著窗外飄飄灑灑的雪花,讓我想起唐代詩人焦鬱寫的《春雪》:“春雪空蒙簾外斜,霏微半入野人家。長天遠樹山山白,不辨梅花與柳花。”春天的雪,猶如潔白的天使,揮舞著輕盈的翅膀,靜靜地飄落,把江城裝扮得別有一番景致。
  
  “雪覆大地兮白野蒼茫,碧春欲歸兮黃日初陽。”風拂落雪,邊落邊融,白野蒼茫變成青白有格的層層固形的山巒之浪。幾縷烏雲縫隙中放射出的嬌媚陽光,卻影射不出碧春應有的黃日初陽。雪伴著春風不疾不徐飄下著,看著漫天飛舞的雪花,心裏滿滿的,卻又空空的。滿滿的,是曾經經歷的那些刻骨銘心的回憶。空空的,是心被裝滿又被掏空後的茫然與失落。雪日,臨江的天空上,雪花像流星一樣,佇列整齊,直撲大地。而松林裏的雪花,倒像夏夜的流螢,有的飄落,有的升騰,恰似輕歌曼舞。鵝毛般的雪花在空中漂浮,展示著春雪所獨特的優良個性。看著雪慢慢地將山川大地裝點成銀色,錦繡山河變成了粉妝玉砌的世界。
  
  三月桃花雪,美麗又文靜,含蓄而又唯美,精緻而又婉約。三月桃花雪,落在城市,黑白分明的宇宙與大地,是一道亮麗的風景;落在乾涸的沃野上,為冰封未融的大地送來了滋養的水分;落在喧鬧的白天,我聽到的是白日那些粉飾的眼睛和吵雜的市聲;落在黃昏,我看到的是華燈初上時的濃抹的紅唇和梳妝的倩影;落在純真無暇的歲月,給我留下了若干個動人的情節;落在記憶深處,給我留下的是一份芳醇久遠的回憶;落在我的心裏,我讀懂了春雪的潔心玉魂和春雪的精粹語言;落在我的手心上,為我送來了一個舊春的回憶;落在我的精神家園,我留下了雪賦予人生的一個個婉轉的音符……
  
  落在松花江岸上的雪,平展得像一幅巨大的地毯,在流淌的清澈江水的映襯下,格外耀眼。銀蝶樣的雪花,輕輕地落在東流的江水中,頃刻間便隨水而逝,讓看雪的人有了“落花隨水,逝水卻不能戀花”的感慨。春水泛波,浪白如雪,風雪同舞,江岸沙渚雲煙飛揚。在這銀色的世界裏,感覺連空氣都是銀色的。江邊,偶爾會有遊人漫行,映入眼簾的似畫又像仙景。讓我想到了“雖然是叫斷橋橋未曾斷,橋上面過遊人兩兩三三”的斷橋殘雪的美景,也會因景生情而構思出風雪裏一柄油傘款款走來,演繹出的一曲幽怨的水漫金山史話。
  
  窗外,飄下著片片的白雪,優雅漫舞著晶瑩,搖曳著樹梢的寂寞。遠遠望去,像一個珍珠幕簾掛在天與地之間。望著那碎瓊亂玉般的雪柔柔的隨風飄灑,滌蕩了高空所有的塵埃,而自身卻保持了高傲和清白。讓人覺得這雪宛如綽約的女子,竟是這般地純潔無瑕、這般地嫵媚可愛。恰似曹子健洛神賦中的神女的化身:“其形也,翩若驚鴻,婉若遊龍。榮曜秋菊,華茂春松。仿佛兮若輕雲之蔽月,飄搖兮若流風之回雪。”她在我的窗口外斜斜的飛揚,有幾朵在風的挑逗下,沖向窗口卻被玻璃擋回,好像要造訪我的寒舍。我打開電腦聽自己喜歡的音樂,沖杯咖啡品自己喜歡的味道,穿越心靈觸自己喜歡的感覺,舒展身體享自己喜歡的生活……
  
  好一場陽春白雪,無拘無束,像無數只蝴蝶漫天飛舞,樂此不疲。任意縱橫,將道旁恬靜而骨感的枯柳扮靚、豐盈。雪賦靈性,人有其情。雪,吻遍了冬梅與臘梅,卻還眷戀著桃花的豔麗;雪,展露一冬的情結,也飄逸了一冬的思緒。在三月的春風裏,再一次嘻戲著梨花深吻桃花。三月落雪,是一道自然風景;踏雪,是一份寂靜的心情;喜雪,是想傾聽它輕聲的呢喃;懂雪,卻需要精心的去閱讀它。其實,細細思量,人生又何嘗不似這一場春雪呢?來無影、去無蹤、落無痕。雪,你是春的過客,這人世間誰又是誰的過客?
  
  一場三月飄雪,寫意柔情無限。三月桃花雪,是大自然的慷慨與恩寵,美了人間,醉了天地。雪還在下,蹁躚而下,飛舞著,陶醉著。春雨春雪春色,春花春風春景。人間三月無飛絮,故遣春風舞雪花,讓萌動的心與飄飛的三月桃花雪一起飄散吧!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