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飄入心靈的河

這個夏天的早晨,出奇的悶熱,沒有風,連空氣也是凝固的。一個人坐在柳樹蔭下,期望雨的降臨。凝目觀望,只見一片憂傷。乾枯的葉子,疲倦地合上眼簾,沒有了甘露,她的雙眸失去了光華,樹下仍有閒暇的小蝴蝶飛來飛去,遊戲花叢中,旁邊仍有小蜜蜂辛勤的采著花蜜,幾株野菊花卻開得極奇燦爛,杏黃色的花蕊,纖細的花瓣,寧靜的姿容,淡泊的情懷吸引住了我的目光。這是雨前唯一一道亮麗的風景。
  心的河流開始靜靜流淌,屋前屋後爬滿了藤蘿一樣的植物,不知姓名,開出紅豔豔的花,一串串象喇叭似的,在風中叮咚叮咚作響,清幽的香氣彌漫在小院的周圍,遠遠望去,燦如雲霞,而風依舊淡如雲煙。
  香汗淋漓,傾灑雙腮,心還是有些倦怠,渴望雨快些來臨。坐在門前青階石上,感覺有風正輕輕吹過,陣陣涼意襲入心肺,天邊有霧狀的雲悄悄浮現,一陣零亂的雨絲傾刻間打在了我的身上,沒有任何思想準備,只片刻功夫,濕透了衣衫。我沒有起身躲開雨的淋漓,伸手探向空中,雨絲急亂,銀帶狂舞,風驟起,卷起半簾香霧。一地殘紅飄落雨中,流成河,是雨的撫摸還是風的輕柔,竟讓她如此留戀這雨的潤澤,這風的輕吻,把自己的花容墜入雨中,化成淚泉,隨著銀帶一瀉千里。
  心一度的沉沉浮浮,衣衫濕透終不悔,花落了,紅香綠玉猶在,只是朱顏老,端坐枝頭的可是當日帶雨的一朵榴花?為何,如今竟隨流水而逝?一種莫名的相思愁結湧上心頭。卻是紅藕香榭於蘭舟之上,不見雁字回歸,卻教夢醉西樓。
  我的寸寸相思,絲絲柔腸,都付於一片零亂。
  心,是那雨上的愁思,雨是那心上的纏綿,輕挽縷縷如絲的秀發,漫妙的舞步,指尖輕輕滑動,舞醉了靈動的雨。打濕一簾幽夢。
  心上飄著一條遠遠流長的歌子,行走在雨中,瀝瀝淅淅。我醉顧我歌,我笑顧我顰,低眉信手,細細行吟。葉落香殘,只見一點殘淡的紅,無端地謝了一地,且沒有做片刻的停留,隨著雨水流落成河,心在這一刻凝固,為逝去的花魂感傷,雨為什麼這麼殘忍,無端使得花逝香,一切太匆匆,而我的相思卻被無端地拉得好長好長……
  落花被流水逐,如今不知身在何方飄零?誰才是憐花人?誰能不辜負美意,尋其芳蹤,鞏香巢,葬落英?無語,只見淚水流,心終於飄落匯成了河……
  這樣的雨,這樣的風,那些風雨中的落花,看起來讓人垂淚,生命不是可以輪回的嗎?為什麼我的眼裏滿是淚水?因為我對這落花愛的深沉!她的離去讓我心痛,無奈,雨肆虐,情已殤。
  走在雨中,竟然不覺,衣衫濕透竟不自知,原是追逐花魂不想卻被風雨吹透。眼看路上沒有了落花的行蹤,無奈只得順著原路走回,心好像已被掏空,沒有了香魂的眠枕,只是一清冷的巢穴。又聽黛玉吟唱,怨天盡頭,何處有香丘?其實,我的心靈就是一座潔淨的香丘!這裏有沉睡的香魂,如果你也倦了,就請回來吧,你聽到了嗎?我的花魂,我的心呵!
  一路思,一路憂,推開家門,愛人一臉的嗔怪,傻丫頭又做什麼去了,可是尋什麼花神去了?把自己弄得濕濕的,一面摸摸我的腦袋,一面又轉身催我換衣服去。愛人的溫柔,讓我沉醉!衣衫濕透,情不自禁。進得裏屋換下那條淡淡的紫色長裙,上面沾了污泥,星星點點!那種花逝的心還在滴泣,只是夢的殘欞漸漸息去。換上一身潔淨的衣裙,暗紅色的白紫相間的玫瑰色花裙,對襟淺粉色上衣,梳理一下長長的秀發,從不理妝的我,對鏡素面朝天。竟也別有一番風韻!已過了如花的年齡,紅顏已老。花亦如此!不覺對鏡自憐。何時才能將一顆憐香的心碾落成泥,化為玉盆,種上藍田玉一顆,讓海棠詩社重現昨日。到那時,游離的花魂也該地下有知了吧!
  怎奈?思緒總是把握不住尺度,反反復複,浮想聯翩,喜憂參半,恨無常,端得是怨雨太過急煞,帶走太多心靈酸澀的故事。獨坐窗前,看簾外雨潺潺,我這些多愁心緒,都被雨聲聲聲柔碎了。屋內溫柔生香,而窗外一簾急風驟雨,迷離了半個世紀之多,心一時竟辨不清方向!穿越上下五千年,讓落花紅顏入我香丘一同入眠吧!告訴她,我的心依然如故。
  我曾在花謝花飛的夜晚,同游離的香魂睡過回春的夢!而心靈就是那千年流淌的河,飄入夢中,一夢千年……
返回列表